→關 注 需 謹 慎←
挖坑势力永垂不朽
懶癌晚期,畫畫很丑
現歐美主HP、MLB、POTC、RPO和漫威
(總之牆頭超多)
是个杂食
個人沒什麼雷區
喜歡的cp説逆就逆
爬牆飛速
*觸雷警告*



唔系八方,
我又爬墙啦——啊啊啊啊啊

【策藏】某只汪①

风轻轻,水粼粼。

一道人影立在河边,无聊的扔着石子,石子掉在水中溅出水滴,漾起圈圈涟漪。

“哟,将军在这等在下,难道……这是约炮的节奏?”戏谑的笑声在身后响起,一席黑衣的花哥缓缓走来。

军爷无奈的将手中把玩的石子丢开:“……花大夫就别说笑了,有急事。”

“唉……我这一片真情你怎么就不懂呢……”花哥摇了摇头,随即一甩长发幽幽道:“又是你家那小二叽与你生气了?”

军爷叹气。

……几天前



“我要鸡小萌嘤嘤嘤!”

二少在军爷面前干嚎。

抚平炸毛二少,军爷笑:“下次陪你去抓。”

结果,刷了一整天,却连一根鸡毛都没见到。以二少赌气走开结束了持续刷本的状态。而当二少消了气回来时,军爷正在和某七秀妹子聊天。之后就是一系列的误会……二少打包衣物回了娘家_(:з」∠)_

回忆完毕

花哥呵呵笑了半响,挥了挥手:“误会嘛,可以当面解释,还来找在下作甚?让我好一番神伤。”

“要是真的好解决就不需来找你了。”

花哥摸了摸内伤的心,所以说……他就只有这一个作用么╭(╯^╰)╮


“也罢,跟我来吧。”花哥轻盈跳起后,来个大轻功,军爷随后跟上。

…………

望着一路狼藉,花哥扶额。这天策的轻功怎么就这么折腾呢?

“你们谷什么时候养了羊呢?”

嗯?花哥回头。

军爷正抱着一只毛茸茸的小咩,揪着它的小角玩。话说,这只咩有点眼熟?花哥瞄到了羊蹄处的红绳慌慌张张的跑过去抱过羊:“哎哎放放放、放下!”

“这是?”军爷疑惑的看着花哥把小咩放在石台上。忽略了咩哀怨的气场,花哥瞬间恢复了风情:“没有什么。”

花哥行至石台下被打开的盒子前,从里头拿出了一颗红色的丸子。

“吃了吧。”花哥将丸子递了过去。

军爷看了一会儿,不安道:“不会……有毒吧?”

“去去去,不想要拉倒,好不容易炼出来的我还心疼。”花哥作势要抢回丸子,军爷一口吞下。

在烟雾突起的一瞬间,花哥露出了一丝阴险的笑意。

…………

“汪唔?”

“哎呦好可爱~”花哥一把抱起军爷,在脸上蹭来蹭去。

“嗷嗷!”军爷挣扎,才发现自己缩小了不止一点点!还有……毛绒的爪子?!

花哥把怀中的小家伙放下,摸了摸它的头:“哎呦还真的是哈士奇啊,真可爱!你就……就叫小宝贝吧!”

卧槽这是什么鬼!!小宝贝?

“嗷呜——”

“乖乖,不是想要小二少消气嘛,待会就送你过去。”花哥挠了挠它的肚子。

“嗷!”卧槽别碰我肚子啊尼玛……哈士奇一蹦逃离花哥的魔爪。

“嗯走吧。”花哥抱起哈士奇,把另一边的小咩放在肩头。瞬间消失在葱绿中。

……

……

……二少嘴角略抽的看着逗咩逗的正欢的花哥:“花大夫你这是……?”

“咳.二叽啊,在下最近事情有点多……所以,打算把一只宠物送给你啦,你意下如何?”

二少:“好啊。”

把哈士奇丢入二少的怀里,二少手忙脚乱的抱起。

此时某汪内牛:媳妇的怀抱!

“在下告辞~”花哥装作一脸不舍的摸了摸哈士奇毛茸茸的头,然后离开。

二少望着花哥远去的背影,也摸摸哈士奇的头:“唉……和那只蠢汪还挺像。”

转身回了屋中,把哈士奇放在床上:“好好呆着啊,我要和师姐去练剑了。”

练剑?师姐!

哈士奇抬头,在二少走出时也爬下床悄悄跟了上去

假如四周有人便会见到这样一幕:二少悠然走在前方,后面跟着一只个头中等,行迹可疑的哈士奇……

又拐过一个拐角,可是二少的身影却不见了。

人呢?哈士奇用爪挠头。

“――哇!”

“嗷?!”有埋伏!?哈士奇被突如其来的喊声一吓,弓背炸毛。

“噗哈哈哈哈真逗。”一身明黄的萝莉提着重剑正靠在墙边大笑,“哈士奇~真可爱!大尾巴翘起来~”

“……”鄙视眼神瞄去,要不是为了咱家二叽,鬼才吃那个弃治大夫的药嘞。

“师姐,怎么在这?”二少疑惑走来,看到哈士奇立马跑过去:“不是叫你不要乱跑么?”

叽萝笑:“哎呀师弟什么时候养了一只哈士奇?莫不是你家那东都狼亏待你了?”微顿,大悟状:“哦……怪不得突然回来,要师姐去替你教训教训那白眼狼?”

“啊……没有,他,他待我挺好。”二少连连摆手,抱起哈士奇就往回走:“师姐我先回了,明、明天再练剑哈……”

身后又是一阵笑声:“师弟!师姐一定会替你教训他的~”

窝在二少怀中的哈士奇一身冷汗,有种不好的预感啊喂……

“师姐可是出了名的小恶魔。笨蛋,下次可别乱跑咯,不然被师姐带走,指不定怎么折腾你。”二少弹了弹哈士奇的脑门。

吃痛的嗷呜一声,某汪面露凶光:等你消气了我指不定怎么折腾你,小妖精!

_(:з」∠)_



“我看书了你别闹哦。”二少叹了口气,取来一本书坐下,认真的看了起来,不一会儿就入了迷。

哈士奇在一旁死死地盯着,为啥二叽安静下来怎么怎么美呢╮(╯_╰)╭

不愧是我家的叽,静若繁花,动如那个什么……得了禽流感的叽!【大雾】

盯着盯着哈士奇打起了呼噜,二少放下书,转头看了趴在地上的物体半响,才抱起它放在床上,自己出了房门。



……

“师弟!师弟!”叽萝啃着排骨挥着手奔来。“诺,这是给那哈士奇哒狗粮哦,我专门去找天策府专业训犬人士要来的!”说着,油腻的手从怀里掏出一用油纸包裹的物件塞进二少手里:“你的晚饭被大师兄拿走啦,自己去找找有没有剩菜神马的。”

二少凌乱,望着那风一般的女子刮过,消失不见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这……是……闹哪样?!


 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

八方:把一直没填的坑搬上来嘿咻⁄(⁄ ⁄•⁄ω⁄•⁄ ⁄)⁄


评论
热度(18)

© Antony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