→關 注 需 謹 慎←
挖坑势力永垂不朽
懶癌晚期,畫畫很丑
現歐美主HP、MLB、POTC、RPO和漫威
(總之牆頭超多)
是个杂食
個人沒什麼雷區
喜歡的cp説逆就逆
爬牆飛速
*觸雷警告*



唔系八方,
我又爬墙啦——啊啊啊啊啊

【策藏】某只汪②

第二天清晨……哈士奇睡眼惺忪的睁开眼,入目的光景让他浑身一震!

二少的睡颜很干净,就算只有侧脸也是很棒哒。锁骨漂亮的曲线,里衣松散隐约露出胸膛。

睡意全无!某汪就差飙口水了orz……

爪子缓缓抬起,朝衣襟探去。

差一点……

还差一点……

一点……

点……

“啪叽”二少一个翻身,手臂正好压住了不安份的狗爪。

已经被吓的呆滞的某汪一动不动。

“……”就在他发呆的同时,二少挠了挠头,掀开被子下床。

“肚子有点饿了……”二少喃喃道。也许还没清醒过来,他习惯性的冲着门外叫了声:“蠢汪!我要吃早饭……!”

哈士奇反射跳下床:“汪呜!”

…………

“差点忘了……”二少扶额,“都离开这么久了,还不习惯。”随即他摸了摸哈士奇的头,叹了口气。

二叽莫哭!站起来撸!我在这里这里嗷嗷嗷

某汪见状开始转圈圈。试图咬到尾巴逗二少开心。可是还没几圈就转晕了自己。

“你又不是七秀坊的姑娘,别人可是从小就开始练的呢。”二少无奈,把犯昏的汪抱起:“不然又怎会把蠢汪他……唉。”欲言又止,二少转移了话题:“饿了吧?昨天师姐给的那包物什还在,给你吃着垫垫肚子。”

……?什么什么?哈士奇还未反应过来,想要搞清楚二少说那话的用意。不过为何有股酸酸的味道……哈士奇感觉自己真相了。

二少说罢,披上衣服,到木桌旁,从抽屉里拎出包东西。打开,哈士奇直翻白眼――卧槽就算我真变成了汪也不会真和汪一样啊!

不过好像性质差不了多少……

只见二少手中那拆开了的包中,几根大骨头明晃晃的闪瞎了某汪的狗眼。

“咦……你不喜欢?”二少拾起一根在它面前摇晃。

爷要吃饭啊。哈士奇开启怨念模式。

二少把它放下床,:“我去拿些吃的来,你……不许跟来,不许乱跑。”

可没走几步,转头就见某只东西像牛皮糖一样,不,应该是狗皮膏药一样的寸步不离。

“……好吧,”二少叹气:“不过你不要乱跑啊。”

某汪摇尾巴表示答应。那本就震慑旁人的双目更添喜感。

厨房。

一只萝莉正上窜下跳,捣鼓着饭菜。二少刚一走进,就有些后悔进入厨房了。

叽萝一脸兴奋的放下装着【马赛克】的碗:“师弟师弟~吃早饭啦”

“……”二少抽搐嘴角,目光畏惧的看了看灰黑色占了大半的不明物体,摇头:“不,不了师姐……你可以……呃,把这个给大师兄对不?大师兄每天都勤奋练功习剑,一定需要多吃……”

“但这是师姐专门为你准备的啊。”叽萝嘟起嘴巴,摆出不满的样子:“师弟怎么会忍心浪费师姐的心意呢。”

天啦师姐是故意来整他的吧!

“师姐我……”

“再说了,我自己把大师兄的那份送过去了!”

此时,藏剑大师兄住处.

“呕——”

“大师兄别吐!唉呀妈呀我去叫大夫!”

“啊大师兄!我的衣服!”

“师兄你要撑住!”


…………

“呃,那就……多谢师姐。”二少黑线,接过打包完毕的饭菜,机械转身。哈士奇可以明显感觉到二叽手抖的厉害。

“师弟慢走~记得吃光光哦~”

“么,么,哒~”

二少一个踉跄,忙稳住身形。

……回到了里屋,将门带上,二少苦恼.该怎么解决这个“饭菜”呢?无语……

让他吃师姐做的饭菜还不如让他啃骨头!!!二少掀桌ing

哈士奇瞄到二少已经纠结到扭曲的神情暗暗下了个决定。

一把叼过食盒,趁着二少被惊吓的空挡以风一般的速度吃完了了食物。

“哎……哎哎!饿了也不至于……”二少回神急道。


“汪唔……”哈士奇努力睁大眼睛看清眼前的人。眼泪哗哗的往下流……最终还是控制不了自己,重重的摔在了地上,再也没有醒来。

死的时候倒在心爱的人面前,足够了。

二叽身下死,做鬼也风流……


end


bu ni]

————

这几天某汪一病不起,二少心疼的守在榻边,叽萝也抽空拿着些肉食来看望哈士奇以表示自己的歉意。

二少:“笨...……我可以自己把饭菜倒了啊。”

不可以浪费啊,哈士奇泪汪汪。

二少:“这是师姐开的玩笑啦……虽然很无聊的。”

继续泪汪汪。

二少:“下次请你吃骨头大餐咯。”

哈士奇站起来,转为背朝二少,继续泪汪汪。

二少反倒顺势摸起了哈士奇的毛,这边摸摸那边戳戳,轻轻掐了掐蓬松翘起来的尾巴。

哈士奇“腾”的立了起来。

二少:“哈哈哈哈”

哈士奇无奈。

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周就结束了,哈士奇一改生病时的懒散,在二少周围蹦哒转圈。

“都趴了好几天了,再不洗澡都臭了吧。”二少揪过哈士奇,轻嗅了嗅。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会儿便起身走了出去。

“……?”某汪在原地作疑惑状。

……

“噗通!”水滴溅起,哈士奇昂着头颅试图在水中漂浮起来.水池比房间还要宽几尺,朦胧的雾气笼罩在封闭的空间中·

“别、别乱动哈哈哈。”二少笑着拿起一旁的刷子就要靠前,哈士奇低低的发出嗷呜声,马丹他要离开这里啊!π_π

二少躲过哈士奇甩过来的水开始上下其手刷刷刷——

而此时,万花谷。

花哥正倚在亭下阅览手中的医术,可思绪已不知飘飞到哪去了,放下书,一手捧着如玉脸颊愣神。

小咩在桃木椅上,正准备走到花哥身边,谁料刚一下椅,还未踩在蒲团上,一声闷响。花哥被惊得转过头来。

道长散乱着坐在地上,三千青丝没有发冠的束缚柔顺的倾泻下来,道袍只遮住了一半的身躯,露出精壮又白.皙的胸膛,隐约看的见下方的隐_秘。

耳根微红,幸而道长因长期面瘫脸上神经坏死,勉强抵着花哥的视线穿好道袍。

花哥只是一怔,他竟然忘了提醒军爷那药丸是有时限的……


评论(4)
热度(20)

© Antony. | Powered by LOFTER